点击进入会员管理系统

抗击疫情

 

联系我们

抗击疫情

当前位置:首页 >>

难能自愿向险行

发布日期:2020-02-20   

             作者:吴文昌


    最近,我的一首散文诗《因为有你——献给抗疫一线白衣战士的歌》,在网友和微信群里引起热议。省作协副主席景凤鸣先生看后除给予高度评价外,还建议我将其改写为一篇散文,以便向有关报刊推荐。

    其实,散文诗和散文之间,还是有不小距离的,若真改起来,绝非易事,十有八九的人会将其弄得不伦不类。论我的本事,当也在这十之八九和不伦不类之列,这实在是勉为其难。

    我这个人比较好动感情。记得2008年汶川大地震时,我几乎每天都是以泪洗面。我一个老友曾不解地问我,你的诗词里怎么有那么多的悲、啼这样的字句?我曾用一首七言绝句回答他,其中后两句是:“心底苍生眼里泪,诗家怎敢不多情”。这些天,我的老毛病又犯了。除了伤国之多难,民之多艰外,抗疫医护人员中让我感动的人和事也太多,看着、听着他们的故事,常常让我泪流满面。偶尔也会有一幅稍微轻松一点的小画面,但若细品起来,则又发现在这悲壮的日子里,几乎没有什么东西是轻松愉快的,有些表面看是轻松的事,其中的内涵往往更为沉重。

    前几天,我从网上看到吉林省援鄂医务人员温馨的故事,让我感慨良多。温馨是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神经内科的年轻护士,上有老,下有小,家庭负担较重。但她得知要组建吉林省援鄂医疗队时,便争先报名参加,挥泪告别亲人,和她的同事一道,来到“前线中的一线”武汉金银潭医院。这里危重患者多,她冒着被感染的危险,穿着闷热的防护服,脚不沾地的在各病床前忙碌,每天要为三十多名患者提供护理服务。她看到一些患者的精神压力太大,病房空气过于沉闷,不利于治疗,就千方百计地逗病人乐,故意操着东北腔,对一位72岁的大爷说:“我是东北那嘎达来的,是来给您治病的”。同屋的人都笑了。可是,老大爷不但没笑,还问了一句:“你们是不是抽签决定谁来呀?”小温楞了一下,赶忙说:“当然不是了,我们是自愿来的。”病房里先是瞬间沉默,接着便是一片赞叹声。

    应当说,老人提出这样的问题并不奇怪。改革开放以来,一方面市场经济深入发展,社会财富快速涌流;另一方面道德建设一度缺失,一部分人唯利、求利、逐利意识越来越强,甚至见利忘义,很少有社会担当。我们看到,在日常生活中,争着去做某件有利可图的事情的人并不少,但在危难之际,特别是在生死考验面前,自愿选择前行,选择担当,选择牺牲,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做到的。而我们的医护人员,这些平时看起来很普通甚至招致某些非议的人,他们却做到了。

    时间回溯到疫情爆发之初。正当人们喜迎庚子新春之际,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席卷大江南北,一时间风声鹤唳,武汉告急,湖北呼救,举国震撼。在党和国家召唤、人民需要的时候,吉林省的白衣天使,慷慨请缨,逆行南下,用血肉之躯,为祖国和人民筑起一段防控长城。吉林省组建援鄂医疗队的通知刚一发出,各大医院报名的人员就涌向院领导的办公室,大家争先恐后,生怕把自己落下。按着鲜红手印的请战书,多如雪片,贴在醒目之处,送到领导手上。很多人用手机霸屏,连刷自己的名字和决心。我看到过一段手机微信截频,在领导用手机发出的简短通知后面,是一连串的“报名”“我报名”“让我去”“我一定去”!有的宴尔新婚,正度蜜月;有的爱人刚做完手术,需要照顾;有的孩子太小,离不开手;有的老人病卧在床,需尽孝道……但是,面对不断蔓延的疫情,白衣战士们义无反顾地加入援鄂医疗队。吉林大学第二医院呼吸及危重症医学科医生李楠有幸成为为吉林省第一批援鄂医疗队的一员,她满怀深情地说:“我有两个小女儿,一个12岁,一个2岁,没有什么可犹豫的,我们到前线也会保护好自己,希望我身边的亲人、同事,包括在场的大家,每一人都平平安安。”此情此景,让我震撼,让我心痛,让我泪奔。我相信,任何人也都会和我一样被深深打动。吉林省作为不够发达的省份,在本身日子就不够宽裕,加之防控疫情的压力也很大的情况下,倾尽全力,精锐尽出,支援武汉,支援湖北。从1月26日紧急派出第一批、135人的援鄂医疗队以来,到2月15日,已连续增兵,派出9批医疗队,总计已有861名医务工作者战斗在武汉抗疫第一线,就连梅河口市、桦甸市这样县级市医院的医生都上了前线,去参加这场保卫武汉,保卫湖北,守护祖国的没有硝烟的殊死战争。有的报道说,为救武汉,援湖北,赴国难,吉林人不差事,真是拼上了!

    写道这里,我已经无需再多说什么了。无需再说前方医护人员如何无所畏惧,向险而生;无需再说他们如何夜以继日,连续奋战;无需再说他们如何身带伤病,死战不退;无需再说他们如何为了节省防护服,竟长时间不吃不喝;无需再说他们有的闻知父母病重,只能冲着家乡方向,说一声“孩儿不孝”,便含泪继续战斗......这对于一群能为了祖国、为了人民自愿贡献自己一切的人来说,似乎都是题中应有之义。有的记着问他们“为什么能”,他们只是平静地说:“防控疫病,救死扶伤,这是医生的基本职责,我们责无旁贷,我们不上谁上?”“此时此刻,我们就是白衣战士,上了战场,就要拿出忠诚之心,勇敢之魂,善战之能,不战胜疫魔,无颜见家乡父老!”

    记得鲁迅先生曾经说过:“自古以来,我们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苦干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这就是中国人的脊梁。”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历史中,虽屡遭外族、外敌入侵,屡经天灾人祸,几度山河破碎,风雨飘摇,但却愈挫愈奋,最终都能重新站起来,昂首阔步前进,靠的就是始终挺立的中国人的脊梁。在民族存亡之秋,国家危难之际,总会有人挺身而出,甚至舍身取义,使国家和民族转危为安。我们真该庆幸,在新的时代,能有越来越多的人,成为了中国人的脊梁。无数解放军官兵、共产党员、白衣战士,在新型冠状病毒来势汹汹的时候,临危不惧,处变不惊,自愿冲上前线,冒险救治病人,为国分忧,为民解难,立下新的功劳。我们坚信,有抗疫斗争中涌流出的这种自愿担当的精神和勇于担当的人,“黑夜再长,白天总会到来;寒冬再长,春天总会到来。”我们一定能战胜新型冠状病毒,早日取得防控斗争的最后胜利。

                                                                   

                                                            (作者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返回】

友情链接

 

网站首页|新闻|机构|公告|研讨|悼念|原创|期刊|文艺|访谈|讲座|作家在线|网络文学|农民作家|高校文社|民间社团|权益|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北方作家网 电话:0431-85683635 邮编:130021

地址:长春市人民大街6255号 技术支持:盘古网络[定制网站] ICP备案:吉ICP备19000863号-1 

左漂浮
右漂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