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会员管理系统

抗击疫情

 

联系我们

抗击疫情

当前位置:首页 >>

无名英雄——生命的守护者

发布日期:2020-02-20   

                                                作者:曹  霞


    2020年春节有谁能够忘记呢?武汉的天空被阴霾笼罩着,那像盛开的鲜花一样美丽的新型冠状病毒,神出鬼没,残害着人的躯体,吞噬着人的生命。人传人的传播速度比细胞分裂还快得多,人们还找不到治服它的良药,只好先斩断它传播的途径。1月23日10点武汉市封城了,在封城前有500万人逃离了疫区,却也有一些人逆行而上,向死而生。

    在家里不能出门的日子,我每天拿着手机上网浏览,或观看电视,关注武汉及全国疫情的发展,偶尔会与武汉前方连线。时而焦灼,时而兴奋,更多的是感动。

    那些为武汉疫区捐款捐物的海内外同胞们让我感动;那些为阻断疫情,每天忙碌在大街小巷的公安战士、环卫工人,社区工作人员……让我感动;最让我感动的是最美逆行者——冒着生命危险冲到最前线的医护工作者们。这些来自于祖国四面八方的医疗队最引人注目,吉林的医疗队来了,上海的医疗队来了,人民的子弟兵也来了……

亲爱的朋友,你是不是也被这些最美的逆行者所感动呢?此时,我思想感情的潮水,在放纵奔流着,我想告诉你,有一支临时组建的国家级队伍,在所有的支援医疗队伍到达武汉之前来到武汉。那天是正月初一,合家欢度春节的日子。要不是交通不畅,他们在封城当日就到达了武汉。

这支队伍在黙默无闻地工作,你看不到他们惊天动地的伟业,他们的工作却极其的重要,尤其在疫情发展时期,更为重要。

    你可能在猜想着,这支队伍是做什么的?但你很难猜得到,我也没猜到。我对这份工作的认识,还是在我与去武汉弛援的杨云海教授连线之后知道的。

    这支队伍有十个人,他们都是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指派的,国家级感控专家。杨云海就是其中之一,他与李素英都是医疗战线上退伍的老兵。他们来到武汉的任务就是指导当地的感染控制工作。

    感控专家,你听说过吗?他们真是太重要了,他们比一线救治患者的医护人更重要。你没觉得吗?医护人员救治患者个体,而他们是在指导预防保护社会群体的不受病毒感染,其中包括可贵的医护人员,医护人员不掉队,他们就会救治更多的患者。

    感控专家真是一人抵千军万马呀!可他们的工作很少有人注意到。

    这些专家有多么大的胸怀?春节他们扔下妻子丈夫、儿子孙子、老父老母,毅然奔赴和平年代,可能付出生命的战场?他们说,“国家有难,匹夫有责。”

    真心实话啊,哪个家庭希望自己的亲人逆行疫区呢?

    杨云海的儿子看着花白头发的父亲说,爸,您这么大年纪了,身体能行吗?您都退休两年多了,不在体制内了,您不去,谁也不能强求你去。

    杨云海告诉儿子,爸爸是做感控工作的,不会有危险的,你不用担心,我要代表退休的老兵去支援武汉。

    他们慷慨激昂踏上征程,家人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平安回家”。

    国家卫建委和中国医师协会联合在三十晚上赶制做出了一首歌《你有多美》为他们送行,歌曲前面配文:

    你们是战役里最美的逆行者,是和平年代最勇敢的白衣战士。疫情来袭,是你们在前线守护人民的安康,是你们放弃团聚踏上驰援的征程。

你们以人民之名,点亮了患者的生命之灯;你们以国家之名,唱响了佑佐生命的大爱之歌。

    疫情下的武汉,灯光璀璨,依然美丽壮观。古今闻名的黄鹤楼与新中国长江第一桥,还有那现代化建筑,以及流动的江水相呼应,美伦美焕。但夕日人头攒动,勃勃生机的江城夜晚,此时睡着了,睡着了,整座城市静得可怕。

    专家们看到这样的光景,内心肃穆又充满了信心。

    十位感控专家分别被安排到新冠肺炎定点医院。

    杨云海被安排到武汉金银潭医院协助院感工作。如果你是关注疫情的人,你一定知道这家医院是传染病医院,是新冠肺炎患者最多,工作量最大,且最危险的地方。这样的安排杨云海并没有觉得害怕,反而觉得很光荣,这是组织上对他的信任。

    杨云海到达医院之后,他走遍了全院的各个角落,从重症监护病房到其他十几个轻症病区,还有医疗耗材库、污染织物的洗衣房、医疗废物暂存站之后,他的心很痛,这里的感染隐患比他想象的要严重,主要原因是后勤的部分员工,在疫情发生之后辞职跑掉了。想象一下,如果你是个临时工,在危及生命的时候,你也会宁恳不要工作也要保命。保洁人手不够,存在感染隐患;感控制度有待健全;患者不断增加,医护人员及感控人员缺少;更大的感染隐患是医用防护用品短缺。

    看到这里的医护人员,他的心很疼。这里是最早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医院,一月初已经开始收治病人,患者不断增加,医护人员承受了巨大的压力,身心疲惫,与新型冠状病毒抗争,与死亡抗争。他们亲眼见到正在抢救的重症患者逝去,也看到医护人员由医者变成了患者,甚至有时尸体转运都不及时……

    我们的医护人员啊,是以生命为代价,在坚守,在等待支援!

    好消息传来,各省市的医疗队陆续赶来支援,但患者也越来越多,不断开设新疗区,感控工作越来越重,手机常常打到烫手。患者越来越多,金银潭医院开通了所有的疗区,他深深地感到任重而道远!

    杨云海每天穿梭于临床一线和行政楼之间,检查、督导,发现感染隐患并现场解决。

    他针对医务人员从污染区返回潜在污染区,从潜在污染区返回清洁区防护用品脱摘的流程、通道、顺序进行了认真研究,制定了新的方案,为武汉金银潭医院制做了《甲类管理传染病防护用品穿戴流程》和《甲类管理传染病防护用品脱摘流程》,重新确定穿衣间的位置。编写了《医用防护用品使用管理指南》,可以减少医务人员的暴露风险。

    他除了对医护人员进行感控培训,还对宾馆、社区进行感控指导。

    杨云海提醒大家要勤洗手,不要聚集餐厅吃饭,;建议宾馆内人员饭菜都装盒,回到自己房间吃,休息时间不许串门聊天,尽量减少人员接触,尽量不开会,如果开会,人员间保持2米的距离,最好开网络会议。

    参与方舱医院工作是杨云海份外的事,国难当头,生命都置于度外,哪里还分份内份外,哪里需要去哪里。他参与了“武汉客厅文化博览中心”改做方舱医院的医院感染控制的设计工作,如医务人员通道,换衣间,工作室……还有床位的设置,另外他还设计了方舱医院的通风换气系统,他是中国第一批方舱医院,感染控制通风换气系统设计和效果监测人之一。

    他每天往返于从行政办公楼到一线疗区。口罩一天换七八个,因为常戴口罩,一天下来面部红肿;每走到一处,每做一些操作,都要用含酒精的手消毒剂搓手,手部很不舒适,常用的洗必泰手消毒剂对冠状病毒效果不好,天天都在用含酒精的消毒剂,消耗表面活性细胞。

    让他更为不适的是南方的湿冷环境。杨云海是东北人,退休前在吉林大学第二医院工作。东北人适应了冬季供暖环境,来到不供暖的武汉,他常常被冻得瑟瑟发抖,他咬牙坚持着,坚持着!他注意保护自己,感控人是不能生病的,医护人员需要你来保护。

    尽管在如此糟糕的环境,他常常被感动着。

    李克强总理来了,他见到了可亲可敬的总理,感动得眼睛湿润了。李克强总理受习近平总书记的委托来金银潭医院,代表党中央、国务院慰问疫情防控一线的医务人员。他说,希望你们全力以赴把患者治愈。也一定要保护好自己,这样就能给全国人民以信心,全国人民感谢你们。他得知医用防护服、护目镜等物资需要稳定供应,护士力量需要加强等,李克强总理当即安排协调解决。总理承诺,当晚将2万套护目镜运到这里。他兑现了诺言。

    三位退伍老兵从甘肃长途跋涉开车送来一车捐苹果,让他感动。

    他家乡长春的企业朋友,得知他冒生命危险来武汉弛援很受感动,她通过关系从韩国调集价值100万元的口罩捐献给武汉。

    病患不断增多,许多病人需要吸氧,中心供氧站产量不够,造成氧气压力降低。关键时刻,他发现医院大门外,一辆车头上挂了一幅红色的条幅“支援武汉”的大卡车的车上,装载一套中心供氧设备,真实及时雨。

    武汉客厅方舱医院位于武汉市东西湖区,他见到区政府常委、区公安局副局长,日日夜夜的指挥、部署,解决各种问题。紧急抽调医务人员、医疗设备、耗材。三天时间建设一家医院,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能有这样的能力。

    2月7日晚7点,方舱医院正常运行了。A、B、C厅共收治1500个患者。

    南方都不供暖,政府给方舱医院每位患者配备一条电热毯及必备的生活用品。

    八个省的医疗队临时组建一个医院团队,令人欣喜的是居然把移动CT机也安装上了,P3检测实验室也部署好了,可以为患者做CT和各种检验。

    政府规划的方舱医院开始只是想安排确诊的轻症患者住院,现在看已经具备一定的救治能力了。

    这里还有一件“说服力”的故事。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定于2020年2月7日晚7点开始接待患者,来支授的医疗队医护人员提前到来,当他们接到防护用品后,对防护用品的质量产生质疑,且部分用品数量不足,杨云海认真核对没有问题,缺少的一次性靴套,不属于标准防护范围。为了有说服力,他亲自穿上防护服走进方舱医院,接待了十个新冠肺炎患者。

一个感控专家是不需要这样做的,但他的行为让医护人员勇敢地穿上了防护服,准时接待了患者。

这就是感控专家杨云海在武汉的足迹,也是所有十位感控专家在武汉的足迹。

    他们不觉得逆行疫区有多么伟大,他们却常常被别人做的善事而感动着,他们是真心英雄。

    十位专家之一,浙江大学第二院陆群在日记中写到:

    《我们是战地铿锵玫瑰》

    我们是谁?

    我们是感染管理者

    我们在哪里?

    在武汉

    什么时候去的?

    大年初一孤身一人

    我们在哪里?

    在定点医院、方舱医院、社区

    我们在哪里?

    在隔离病房、ICU、实验室.....

    和一线医务人员在一起

    我们在干什么?

    设计感控流程

    寻找感染风险点

    改进感控措施

    制定制度、实施

    培训、培训、再培训

    我们收获了什么?

    医务人员的肯定

    工作人员的感谢

    他们的安心与放心

    最感动的话?

    你们感控人不能生病

    我们需要你们

    收到做好的礼物?

    战地玫瑰

    我们是感控人

    我们是生命的守护者!

    让我们记住这十位感控专家的名字吧!他们是无名英雄。

    李素英,杨云海 牛延军 茅一萍 陆群 吴红梅 马红秋 秦文 乔甫 张浩军

感控人,是啊!他们是感控人。还有许许多多的感控人,在默默无闻地工作;他们体会不到抢救病人成功的快感;患者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存在;他们没有轰轰烈烈的光辉业迹;他们平凡而伟大,他们是无名英雄,是生命的保护者!

2020年2月16日,武汉雷神山医院院长王行环说:疫情的拐点已经来到,我很有信心。

我们东方伟岸的中国,伟大的人民众志成城,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中国一定行!中国人民一定能!

 

                                                           2020年2月17日  曹  霞  于吉林白城

 


【返回】

友情链接

 

网站首页|新闻|机构|公告|研讨|悼念|原创|期刊|文艺|访谈|讲座|作家在线|网络文学|农民作家|高校文社|民间社团|权益|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北方作家网 电话:0431-85683635 邮编:130021

地址:长春市人民大街6255号 技术支持:盘古网络[定制网站] ICP备案:吉ICP备19000863号-1 

左漂浮
右漂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