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会员管理系统
联系我们

作协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作协新闻

带着问题去采访 ——参加省作协脱贫攻坚吉林故事主题创作采访暨“四力”教育、吉林大地行“深扎”实践活动有感

发布日期:2020-06-19

作者简介:王怀宇,男,毕业于东北师大中文系,鲁迅文学院高研班学员。在《小说月报》《小说选刊》《新华文摘》《作家》《中国作家》《十月》《钟山》《青年文学》《中国文学选刊》《北京文学》《长江文艺》等刊发表作品一百余篇。出版长篇小说《漂过都市》《心藏黑白》《红草原》等五部;出版小说集《家族之疫》《小鸟在歌唱》等八部;作品曾荣获梁斌小说奖、田汉戏剧奖、吉林省政府长白山文艺奖、吉林文学奖等奖项。三十余次被国内选刊选载和入选年度小说排行榜和精选本,短篇小说《公园里发生了什么》入选大学生阅读教材,还有作品被翻译成英、法、韩等文字介绍到国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吉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吉林省文学院副院长,编审。



带着问题去采访

——参加省作协脱贫攻坚吉林故事主题创作采访“四力”教育、吉林大地行“深扎”实践活动有感


                                              王怀宇


放在网站首页最大展示框里(也放在内文里1)_副本.jpg



在创作反映脱贫攻坚、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长篇小说《风吹稻浪》的收官阶段,我有幸参与了吉林省作协的两次采风活动。2020年6月14日至15日和2020年6月16日至17日两个时段,我先是来到延边地区的汪清县天桥岭镇和龙井市老头沟镇,紧接着又来到了通化地区的辉南县抚民镇和梅河口山城镇。

小说创作离不开人物关系,长篇小说更是要通过人物关系来书写人物命运、塑造人物形象。而作家最想知道的无非就是他要书写人物的真实生活和真实感受。与过去相比,新农村的干部与群众的关系、干部与干部的关系、干部群众与生产生活的关系已经有了新的改变,远不是从前那样简化和单一了。随着时代的发展进步,现代乡村已变得多元而复杂,每个乡村又有每个乡村的具体情况,很多问题一直困扰着我去进一步深入了解那里的人和事。所以,每次到乡村采访,我都会有新的发现和新的收获——

在天桥岭镇,天平村第一书记伊学义说:我要让老村民死前闭上眼睛,不能让他死不冥目。通过反复看录像,他发现老村民肋骨不像是被撞折的,而像是被轧折的,是一次事故受到了两次伤害。他通过法律程序,为老村民维权并让他得到了应该得到的合法赔偿。获得合法赔偿的五万元后,让生命垂危的老村民看到了希望,并奇迹般地起死回生了。

2_副本.jpg


3_副本.jpg


汪清镇西崴子村第一书记盖云波以村为家,一干就是三年。写满怀深情的村歌《这也是家》,有一次意外重伤了手臂,由于距离医院太远,他差点失去了生命。在救治过程中,他说他因广大群众对他这个第一书记的热爱而感动。其实,我觉得这也正体现了他平时对广大群众的巨大付出。

在老头沟镇泗水村农民卖粮时经常被不法粮贩子蒙骗,第一书记王利斌在村口修建了一个巨大的公平秤。从此,村民们不再担心上当受骗。王刘斌来自省监察院,五年多一直为村民们谋求致富新路。通过开发创办尹秀华牌速冻玉米、菌类生产加工厂、黄牛养殖场等项目,带领全村人走上了富裕的小康之路……

在辉南县抚民镇北关村,采访团与通化市作家协会和辉南县作家协会一起,共同参加了吉林省作家协会文学服务基地、通化市作家协会农民作家创作基地、辉南县作家协会农民作家创作基地的揭牌仪式,残疾人农民作家代表崔秀梅讲述了自己的奋斗故事……省市县三级作协基地落户辉南县,在该县的文化史上是浓墨重彩的一笔,有着里程碑式的深远意义。它必将持续推动辉南县文化事业的发展,必将有力助推辉南县经济事业的发展,必将加速辉南县脱贫攻坚的进程。

在梅河口山城镇保兴村,实地考察了脱贫攻坚重点扶贫项目——山城镇保兴泉。了解到总投资3亿元,一期投资6000万元的保兴泉山泉水项目,是今年梅河口市重点扶贫项目。223天的高速建设,当年立项、当年施工、当年投产,是以项目引领高质量发展的“梅河口速度”的具体例证。


4_副本.jpg


5_副本.jpg


随后,采访团又在山城镇保兴村第一书记耿世君,保兴村党支部书记曲智慧的带领下,来到贫困户曲贵宝家参观,昔日贫苦的日子已经不见踪影,在党委政府的帮助下曲家住上了明亮干净的大瓦房,院里还种了辣椒、菇娘儿等蔬菜水果,等成熟后镇里还负责统一回收销售,为老曲增加一些收入。接着又来到“示范精品村”山城镇河南村和四合村参观。乡村建设各具特色,河南村有着朝鲜族特色民俗,有朝鲜族美食,更有浓郁的朝鲜族风情;四合村特色墙画扮靓了乡村,是艺术创作与乡村振兴结合的成功示范。

我之前也创作过很多有关乡村题材的作品,和我之前创作的乡村题材中短篇小说《谁都想好》《文化站长》以及大型吉剧《春去春又来》《松江河畔》的情况差不太多,创作长篇小说《风吹稻浪》的最初动意也是在十年之前了。早在2006年,中共吉林省委宣传部、吉林省作协组织全省作家、艺术家进行了一次“吉林大地行·走进新农村”系列采风活动。十多天的时间里,我们走访了榆树市和蛟河市下辖的十几个乡镇。我已经有十余年没到乡村看一看了,没想到我印象中的乡村已是另外一个景致。农田越来越集中到少数农民手中,再加上农业机械化的普及,很多农民得以从田地中解放出来从事其他行业的经营。有的外出打工,有的成了养殖专业户,有的开起了麻将馆,还有的成了新兴的无业游民……剩下来那些真正种地的农民确实比以前富裕多了。

乡村的发展进步和具大的变化是不容否认的,村民物质生活上的改善也是有目共睹的,然而广大村民的文化精神生活质量仍然是令人担忧的。我深切地感受到了乡村的巨大变化,从自然到人文,从感观到心灵,当时,我就觉得这里有东西可写,但没太想好打在哪个点上。此后,我习惯性地越来越关注乡村了。

2009年起,我就决定写长篇小说《风吹稻浪》了。在乡村快乐或不快乐的日常生活背后,依旧隐藏着令人无奈的种种文化缺失现象只是偶尔有点儿简陋的文化娱乐活动。这不禁让我担心,一个没有文化的乡村,还何谈文化自信呢?

为了更好地推进全省文化大院建设,吉林省群众艺术馆经常走下去做调研,当时作为分管副馆长,我又有了更多的机会到乡村了解实际情况。这些年,我走遍了吉林省各个地区的绝大部分乡村,也了解到了更多的村民。我一直在不断地深入生活,了解新农村和新农民。我国乡村题材的文学作品虽然不少,但我认为大部分乡村作品还没有关注到乡村人的精神生活和乡村人的文化意识,写《风吹稻浪》的初衷就是想呼唤乡村人的文化意识,体现乡村的人文关怀和文化介入。人与人之间关系的丰富性。尤其是人与人之间的文化关系。同为一个村里的年轻人,为什么很难在文化上有所沟通和共识呢?这是我们面临的一个值得高度关注的现实问题。

2014年,吉林省作协又组织省内几位作家到我的家乡白城采访。我们先后来到大安湿地、镇赉莫莫格湿地、白城生态新城、通榆向海湿地……我觉得我久别的家乡也变化巨大,过去无尽的风沙不见了,八百里瀚海正在演变成万顷良田,正在谋划和实施着的“河湖连通工程”更是让人振奋不已……家乡人的衣食住行似乎已经不是什么问题了,但我内心深处还是引发出另一种暗暗的担忧:还是家乡人的文化生活,即家乡人的精神生活。也许出于职业的习惯,从事文化工作二十多年的我总是不由自主地关注到那些与文化生活有关的事件。

2020年这次采访,更是与已往不同,在脱贫攻艰、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时间点上,我又有了新的收获。而此时,我的长篇小说《风吹稻浪》已经写到了三十万字,已经进入关键的收官阶段。采访又一次提醒了我,证明我当初的立意是正确的:长篇小说《风吹稻浪》不仅要书写贫困的白鹤村坎坷的物质脱贫,更要书写贫困的白鹤村艰难的精神脱贫。主人公除了要追求为家乡人民共同致富,更要全力呼唤和提升乡村人的文化意识,从而实现乡村人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全面发展。

在党的关怀引领下,乡村人的物质生活正在一天天变得美好起来,村民们也一天天地变得富裕起来了,但我更希望乡村人的精神生活也变得越来越丰富多彩、越来越深沉厚重……

 

                                       

                                     2020年6月18日




【返回】

友情链接

 

网站首页|新闻|机构|公告|研讨|悼念|原创|期刊|文艺|访谈|讲座|作家在线|网络文学|农民作家|高校文社|民间社团|权益|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北方作家网 电话:0431-85683635 邮编:130021

地址:长春市人民大街6255号 技术支持:盘古网络[定制网站] ICP备案:吉ICP备19000863号-1 

左漂浮
右漂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