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会员管理系统
联系我们

作协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作协新闻

你好,儿童节

发布日期:2020-06-02


来源:吉报副刊


                      作者:谢华良


图片1_副本.png


1

 

    儿童节,属于孩子的节,勾起大人回忆的日子。

它与今天有关,又与明天相连。它是阳光和星辰,是禾苗和花朵,是甜美的记忆,更是温馨的祝福……
  它好像过去了很多年,又好像一直没有走远。
  很荣幸,我当过多年中小学教师,每年的六一,都曾和孩子们在一起庆祝;很荣幸,成为人父很多年,几年前又当上了外祖父,每年的六一,都以长辈的身份陪孩子一起玩;很荣幸,我一直写着儿童文学,每年的六一,都会与同行们互致问候:“节日快乐”!跟着孩子们一起欢笑,觉得那快乐有自己的一份……

 

2

 

儿童节,是不是也应该属于每个有童心的人呢?

明代那个叫李贽的名人,他在《童心说》里讲:“夫童心者,绝假纯真,最初一念之本心也。”意思是说,童心是本真之心,初始之心。那么,是不是也可以再延伸一下,童心也是良善之心,好奇之心,纯净之心,淘气之心,也就是所说的“孩子气”呢?陆游有一首诗叫《园中作》:“花前自笑童心在,更伴群儿竹马嬉。”那么,有“孩子气”的人,究竟是大人还是孩子呢?

我们当然很少用“童心”或者“孩子气”来夸一个孩子,“童心未泯”,倒是对一个大人的褒奖。

“童心”可贵,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保证一生拥有;但每个孩子都应该有“童心”和“孩子气”,这似乎是自然而然、毋庸置疑的事。
  那么,儿童节,也就该成为保护童心、爱护童心的节日。

 

3

 

我小时候的儿童节,好像总与红领巾有关,与一道杠两道杠三道杠有关,与《中国少年先锋队队歌》有关,与鲜花、劳动和大地有关……
   第一个儿童节,记忆在歌声和掌声中,我懵懂地走上台,有个大姐姐给我戴上了红领巾,有个大哥哥教我们行少先队队礼。我心潮澎湃,第一次体会“庄严”和“神圣”,以致后来一看到这样激动人心的场面,仍会不自觉地热泪盈眶……
   衣袖上第一次戴上“杠杠”,也是在儿童节。我被选上班级小组长,放学跑回家,激动地对妈妈喊:“妈……我光荣了!”妈妈吓了一跳,嗔怪地看我:“孩子,别吓我……妈妈这就给你做一道杠!”妈妈的一道杠做得很特别,那道红杠不是放在中间,上面有一块空白;后来,我被选上中队长,妈妈就在那道红杠上又加了一道;再后来我被选上大队干部,妈妈就在那两道杠上面再加一道……
   那时候的儿童节,学校会放上半天假。那是我们最快乐的半天时光。脖子上红领巾舍不得摘下去,衣袖上的“杠杠”舍不得摘下去,那都是我们的“光荣”——当然我们也没有别的衣服可换,在家里和在学校都多半只有那一身穿戴。一帮伙伴约好了,我们一起去山上挖野菜……
   我们的快乐,就像山上的野菊花,自然而然地从那片土地上生长出来。

 

 

4

 

泰戈尔说:“教育的终极目标,是培养学生面对一丛野菊花而怦然心动的情怀。”
   他讲的是教育,但教育当然不只是学校教育,还有家庭教育、社会教育;“面对一丛野菊花的怦然心动”,也不只是对自然的热爱,还有对生命的敬畏,以及对美的敬畏……
   可我们当下的孩子们,有多久没到大自然里,去看一朵野菊花了?他们又有多久没有面对自然中的一个生命或者一个景物,怦然心动了?他们是不是越来越感受不到快乐和幸福,内心是不是越来越迟钝和麻木了?
   再说说我们大人们——儿童节的一天或者半天假日,我们是不是想着法,用各种作业将孩子塞满?我们满足了孩子的一个要求,是不是就要加上与“分数”挂勾的几个条件?我们除了对孩子物质上或者知识上的满足,是否日渐缺少精神上引领和心灵上的激发?孩子那颗自然、自由的童心,有时是不是就这样,被我们大人们,用“爱”的名义,无形地“泯灭”了?


图片2_副本.png


5

 

想起了我当初送给女儿和儿子的儿童节礼物。

我很惭愧,女儿小的时候,家里条件不好,没有什么礼物可送。记得她上学后第一个儿童节,我用那辆破旧的自行车,驮着她去田野里玩,她的头上和手里都是野花,车把和车筐上也都插满了野花,回去的路上,我们在自行车上大声说笑,大声歌唱……多少年以后,女儿又说起她的儿童节,说起我送给她的“礼物”,她说她当时坐在自行车上,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儿,她说那是她过得最快乐的一个节日,一辈子都忘不了……
   后来我又有了儿子,仍然很惭愧,家里条件还是不好,我骑着家里那辆破旧的自行车,驮着儿子,经常看着路上的摩托车发呆。儿子7岁那年“六一”,我还是没有给他买个像样的礼物,他却突然对我说:“爸,等我长大,给你买个摩托车!”我百感交集——我们常常认为孩子还小,我们常常忽略他们的内心,我们常常高高在上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可孩子已经有了自己的心思并渴望和我们对话了……那天晚上,我开始创作一个中篇小说《爸爸的玩具车》,那是我儿子给我的灵感,那是儿子在儿童节送我的“礼物”。不久以后,我从收到的稿费里拿出20元钱,从旧物市场给儿子买了一辆儿童车。儿子激动得要哭了,他说:“老爸,你咋知道我喜欢儿童车?我长大要骑着车子,周游世界!”
   那辆儿童车陪着儿子好几年。后来,儿子加入了县城的骑行队;再后来,儿子骑着一辆山地车独自完成了去老家青山口、去松原地区、去黑龙江等地的骑行;又后来,我根据儿子的骑行日记,写了“少年骑行梦”系列小说:《骑行少年》《大雪封山》《爷爷的森林》……儿子把我当初送他的“礼物”,回赠给我,同时也回赠给他自己,成为我们共同的成长记忆。

 

6


童心无价,岁月有情。

儿童节,我们怎样去爱护一颗童心?我们究竟应该送孩子什么样的礼物,让那颗纯净朴素的童心,保持自然与本真,不受功利伤害,不受物质侵蚀,健康快乐地成长?
   今年的六一,我决定带外孙女去田野,去寻找一棵让她怦然心动的野菊花——
   对,就这么定了。


                                            

                              本文刊于《吉林日报·东北风》周刊2020年5月30日

【返回】

友情链接

 

网站首页|新闻|机构|公告|研讨|悼念|原创|期刊|文艺|访谈|讲座|作家在线|网络文学|农民作家|高校文社|民间社团|权益|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北方作家网 电话:0431-85683635 邮编:130021

地址:长春市人民大街6255号 技术支持:盘古网络[定制网站] ICP备案:吉ICP备19000863号-1 

左漂浮
右漂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