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会员管理系统
联系我们

作家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作家动态

泥土中嗅到文化的芳香缕缕 ——吉林作家民间民俗采风侧记

发布日期:2017-09-05


8月的吉林大地一片生机勃勃。省作家协会为实现作家在民间民俗上的借鉴学习,组织我省作家二十余人深入长白山区民间民俗采风,五天的时间里足迹经过抚松、江源、集安等地,参观考察近十处文化景观。丰富的旅途点燃了作家们的创作激情,一路写下了不少散文、诗歌等,感叹原来吉林的山川河流如此美丽,风土民情如此美好,我们的历史如此壮阔雄浑。





mmexport1503802283199_副本.jpg



 

               泥土中嗅到文化的芳香缕缕  

                   

         ——吉林作家民间民俗采风侧记

                                                    

                          

                                        吉林日报记者   李梦溪

 


8月的初秋依然艳阳高照,吉林大地一片生机勃勃。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文艺工作座谈会讲话和系列重要讲话精神,深入基层,扎根人民,做好向民间文艺学习吸纳的工作,省作家协会特组织我省作家二十余人深入长白山区进行民间民俗采风,五天的时间里足迹经过抚松、江源、集安等地,参观考察近十处文化景观。丰富的旅途点燃了作家们的创作激情,他们一路观察,一路思索,写下了不少散文、诗歌等。

吉林抚松素以“人参之乡”闻名于世,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来到抚松县的当天下午,采风团就立即前往抚松北山,一口气登上了山顶,祭拜那里的孙良把头庙。传说老把头孙良死后成了看护人参生长、保护采参人不遭意外的山神,人们也把他当成了保护神。采参人上山要祭祀老把头,采到参要向老把头还愿。临近傍晚,采风团来到了这个顺着山坡而建的小村落——抚松县兴隆镇青年村。整洁的水泥街路两旁自西向东,是排列整齐的民居。榆树的作家张喜武来到青年村后与这里的老百姓进行了交流。第二天一大早,正在割草的中年人告诉他,这个村共有七十多户人家,因为修建水电站,由库区的几个屯子合并过来,政府给的很多好政策都给妥善安置了。几个屯子合成一处,大家也跟一家人一样,都是闯关东人的后代,日子过得很舒坦。中年人满脸的笑意,说这个屯有二百多年了,还曾是抗联的一个后方基地,发生过很惨烈的战斗,杨靖宇司令还在这儿打过仗呢!边说他边用手指着远方向张喜武讲述着这个小屯的进出路口。张喜武入神地听着,也由此想到,二百多年前的先民们,是如何在大热日头下,在野兽环伺、蚊叮蛇咬的蛮荒之地,去开垦那一寸寸、一尺尺、一丈丈、一亩亩生之养之的土地啊!一个小村的历史,是多少代人用血泪与汗水书写而成的啊! 两位中年妇女早上在溪边打捞树枝。卫生责任制公示在路边的墙上,已成为这个幸福乡村的一部分了。张喜武说,他看到村民的脸上带着由衷的笑容,老人小孩都很快乐自信,他真为青年村的人们高兴,为这块英雄的土地骄傲。青年村的景色宜人,远山如黛,空气如清泉般清冽,诗人张牧宇写下了诗歌《青年村的清晨》:……我清洗残留的梦境,吐出一生的浊气/像新生的婴儿/在青年村的清晨贪婪地呼吸/饮食露水,亲吻草木/生长出清澈的模样。

第二天,大家在放山把头崔大爷的带领下上山采参。满清以来,抚松靠放山为生的人极多,放山是对人的胆量、智慧、体能乃至道德的考验和锻炼。崔把头说,百年左右的人参,要划两米多见方的框框,人参的根须铺得很广。一只十年左右的四品叶的林下参,老把头挖了近两个小时。人参根结盘固,老把头挖得小心翼翼,生怕碰坏了人参。作家们在旁边一边给老把头扇风消暑,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感叹如果没有多年的放山经验和训练,是万难准确找到并挖出一个完整人参的。作家们揭开了采参习俗的神秘面纱,实实在在地感受了一回采参的艰辛过程,体会到大自然的神奇博大!

抚松县漫江镇锦江村完整地保存着一处木屋建筑群,它是长白山满族文化遗存,木屋村沿用至今的小木屋被当地人成为“木刻楞”,意为用圆木早课垒垛造屋,好像上下牙齿咬合在一起,可经百年风霜而不朽,木屋现已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群山相接,把小屯围在当中。采风团来到木屋村,惊叹于这里的瑰丽神奇。作家郑庆红不禁感慨,锦江木屋村的花径、木瓦、黄泥墙,多么奇妙的地方,步步如诗如画!真想留下来,坐在土炕上,靠在被垛子上,支起小炕桌,叼起大烟袋,饮一盅人参老酒,做一个豪爽幸福的东北女人!作家张喜武满怀深情地写下了散文《木屋村随想》,“遥想八十年前,当这里的先民砍树为屋时,这第一批登上屋顶的瓦片,应当是红松本来的金黄色,还要散发着浓浓的松香味儿,一定会醉了那些先民们的心啊!……当时的造屋场面,一定是很壮观的,当最后一根裹着红绸的大梁稳稳安放,顿时鞭炮齐鸣,屯中身着盛装的萨满,定会摇铃打鼓,放声高歌,全屯人定会手舞足蹈,以满族特有的形式去庆祝。当瓦好最后一块瓦片,当抹好最后一板黄泥,当炊烟从木筒烟囱里拉起,全家人在眼前的“木刻楞”前肃立,背井离乡,被日本侵略者驱赶到这里,面对亲手建造的家园,那是何等的虔诚和激动啊?!……那一片片木瓦,一定浸满了先人们的血泪恩仇,记满了木屋小屯的前世今生。……这里的一切早已焕发了生机,这里的人们早已迎来了光明……”

第三天,采风团参观了江源的松花石加工厂“万宝堂”和通化的葡萄酒博物馆。匠心创作让一块块粗砺的松花石变成了瑰宝,万宝堂夫妇创业的故事更是让人赞叹;酒业博物馆填补了大家葡萄酒文化知识的空白。作家郑庆红说,创作与酿酒异曲同工,没有酝酿,哪有醇厚馥郁?在葡萄酒瑰丽的色彩里,我们看到了文明的荡漾,在葡萄酒醉心的芳香里,我们闻到了文化的清香。散文家东珠带着相机一路细致地拍下了很多植物的照片,采风令她收获满满。她说,最近在写有关石头的散文,这次也是带着认真考察松花石的目的来的,让自己对它的了解和想象在大地上得到印证。

走近高句丽历史博物馆,采风团一步步走近了这个民族。郑庆红说,她为一串陶珠儿怦然心动,为高句丽琉璃王的《黄鹂歌》“翩翩黄鸟,雌雄相依。念我之独,谁其与归?”动情。高句丽好太王碑是现存最早、文字最多的高句丽考古史料,古人有让我们惊叹的智慧和力量,站在碑下不由得肃然起敬。杨靖宇纪念馆里英雄们的事迹通过通化作协主席吴玉君饱含深情的讲解震撼了大家。吴主席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热烈,他有数不清的英雄故事在胸中,他还有满腔激情在燃烧,没有人能比他讲述得更好。英雄的事迹让每个人动容,让有的作家眼角含泪,心潮澎湃。“这不是历史,他们都是我的亲人”,在面对一张张年轻的照片,一个个曾经鲜活的生命的很多个瞬间,这句话是作家们的心声,他们有如面对着逝去的亲人。

采风之行让作家们感慨良多。郑庆红说扎根生活跟挖参一样,不但要扎得深,更要扎得广,创作需要厚积薄发。原来吉林的山川河流如此美丽,吉林的风土民情如此美好,吉林的历史壮阔雄浑。作家赵欣说,挖参的经历让他已经有了一个短篇小说的构思。民俗专家张徐一路创作了14首格律诗记录下经历和感悟。董知远、徐文、丁志阔纷纷表示这次采风对出大部头作品很有意义,我们应该多写长白山题材的作品。许庆禄非常喜欢好太王碑,已有了写中、短篇小说的想法。诗人张咏霖说这次的采风更加丰富、深入了,民俗文化是取之不竭的源泉,会争取多写对自己、对祖先有意义的作品。董知远的诗句“采风小村/采了情丝一缕/采撷片片眷恋/采来诗、酒与华年……以不惑追逐青葱岁月/我们也变成了青年”写出了大家共同的感触和不舍。相信在不久的明天,作家们会将采撷的满怀灵感付诸笔端,为读者呈现另一片浪漫景观。


 


【返回】

友情链接

 

网站首页|新闻|机构|公告|研讨|评奖|原创|期刊|文艺|访谈|讲座|作家在线|网络文学|农民作家|高校文社|民间社团|权益|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北方作家网 电话:0431-85683635 邮编:130021

地址:长春市人民大街6255号 技术支持:盘古网络[定制网站] ICP备案:备案中 

左漂浮
右漂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