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会员管理系统
联系我们

作协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作协新闻

深切缅怀著名作家胡冬林同志

发布日期:2017-05-05

吉林省作家协会第八届主席团副主席、国内自然文学的重要作家,著有《拍溅》《蘑菇课》《原始森林手记》《狐狸的微笑》等优秀作品的胡冬林先生,于2017年5月4日上午7:05分不幸因病去世,享年63岁。

以下文字是胡冬林老师生前接受采访时的一篇文章,一位隐居八年为森林生灵写作、竭尽全力与生态破坏者抗争的作家,他给后人留下了太多具有价值的优秀作品,在文学的世界里,他从未离开!


RTX截图_20170505140326.png 

转自《文化吉林》逸品天下



美丽的长白山山麓,流传着太多神秘离奇的故事,它们或催人泪下、或缠绵悱恻、或惊心动魄……本期《文化吉林》会客室,生态文学作家胡冬林老师带着他的故事向我们走来:一套旧版《森林报》、一根马鹿胫骨、一个野猪下颌、一尊棕熊头标本、七大本生态笔记,每一件老物件都是历史的见证,每一个故事都有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

99.png

 

  在城市里,胡冬林有一个家,布置简陋,尚可遮风挡雨,他却总也静不下心来;在森林里,胡冬林同样有一个家,家里的人口不少,270种植物、100多种蘑菇都是他贴心的“伙伴”,187种鸟、49种动物都是他挚爱的“故交”。在常人看来,城市喧嚣,森林孤寂,但胡冬林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后者,并用行动和文字,行走在生态保护的最前沿。

3.png

 

 

四本《森林报》影响一生



一个人一生的精力总是有限的,为什么要抛弃舒适的日子,只身一人走进荒无人烟的大森林体验生活呢?原来,胡冬林的名字有个“林”字,这并不是巧合。上世纪50年代,胡冬林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胡昭是著名诗人,出版过诗集《小白桦树》《山的恋歌》等;母亲陶怡是散文家,著有《长白十七峰》《月光下的呼唤》。由于夫妇俩都热爱森林和自然,故儿子取名冬林,女儿取名夏林。

 “我的父母都是作家,他们都喜欢大自然,并用文字表达着心中的这份情感。我从小就有一个理想,像父母一样走进森林,用手中的笔赞美大自然。”在胡冬林的书架上,至今摆放着一套苏联作家维•比安基的《森林报》,尽管年代久远,纸张早已泛黄,但母亲题写的“胡敦敦1962.3.8”清晰可见,这是母亲在妇女节那天送给他的。胡冬林说,那时候他只有六岁,还不怎么识字,但关于森林和大自然的书籍,母亲早就为他准备好了。

长大后,胡冬林做过生产队长、小学教师、报社记者,最后进入一家纯文学期刊任编辑,并立誓要成为野生动物作家第一人。1995年,因为工作需要,胡冬林在吉林省跑了一年,其所见所闻触动了他对出游的极大兴趣。“从那段时间开始,只要有一点点钱,我都会出去走走,当时打算寻找一个能够体验生活的地方。”最后,他发现了长白山北坡的二道白河镇。那里有原始森林,有科研单位,各种条件都具备,正适合长期深入生活写作。

4.jpg




隐居八年为森林生灵写作

 

“如果有10000个作家都在探讨人生的价值,那么我愿意做第10001个作家,探讨森林的价值。” 2007年春,为创作长篇小说《野猪王》和搜集长篇小说《熊纪年》的素材,胡冬林雇车拉着他的4箱书和简单的家具,驻扎在长白山脚下的二道白河镇体验生活。

晴天的时候,胡冬林总会上山。若往深山里去,会走十多公里,往返少则四五小时,多则七八小时。不往深山里去时,他总会找到一个原生态的写字台,那不过是一棵大青杨的伐根圆盘,周围的凳子是4截短原木轱辘,遮阳伞、望远镜和相机可以绑挂在旁边一根4尺高的原木上。这里是胡冬林创作的领地,周围还有高山鼠兔、褐河乌、棕黑绵蛇、多对鸳鸯、一窝四只麝鼠、一窝花尾榛鸡及四头狍子……“我在这里创作更有灵感,质量和效率都比在家里高”,胡冬林告诉我们,很多山林笔记和《蘑菇课》以及《野猪王》中的两章草稿就在这里完成的。

记得一次去林区狩猎场参观,胡冬林换上养鹿人的衣帽,给园中饲养的马鹿喂食,鹿群迟迟不肯来吃。原来在三天前,一个“大款”在此狩猎,打死了鹿王。听罢养鹿人的含泪讲述,胡冬林埋伏起来等待鹿群出现,结果遭到一头大公鹿的报复性攻击。后来,胡冬林在长白山捡拾到一根马鹿的胫骨,当时这块骨头浸泡在水里,上面长了一层绿苔,当晚胡冬林彻夜失眠,当年那个“为大自然写作”的愿望更加坚定了。

如果说,胡冬林隐居长白山8年,最初的原因是为了体验生活,那么在经历了一次次险境和恐吓,他仍冒着危险去举报偷猎者,其中的原因肯定不单是写作那么简单了。胡冬林认为,人类血腥、阴暗的一面,在和平年代表现在虐待动物上,在战争年代则表现在奥斯维辛集中营,可是多年来鲜少有人做这样的反思,如果这种因子一旦在特殊环境下被激活,还将附加在同类身上。

5.jpg    

竭尽全力与生态破坏者抗争

 

“我上山只会带干粮、帐篷、相机、笔和本及望远镜,从不带刀,如果遇到那些要人命的大家伙怎么办?兜里有个保命的玩意儿——警用防暴喷射器,如遇生命危险,我会对准熊的头部猛喷一下,熊会被麻醉十几分钟,等熊醒了,它怎么也找到我了。”胡冬林笑着说,仿佛在讲述自己和老朋友的一段往事,神情自若,面容坦然。每次上山走一趟,大约要走15公里,每一次胡冬林都觉得是一次全新的旅程,是大自然对他最慷慨的一次赐予。他走一会拍一会照片,总觉得前方有更美的东西在等着他。

二十年来,胡冬林一直在关注长白山棕熊的消息,不料听到的是一个又一个猎杀野熊的故事。更令他难过的是,其中一头被杀母熊是与他有着长达7年交情的“好媳妇”。其实,早在2005年,胡冬林就“结识”了“好媳妇”。当时,他来长白山考察。正值交配季节,他看到8头公熊正争先恐后地追逐1头母熊,觉得“非常震撼,母熊很有魅力”,于是给母熊取名为“好媳妇”。同时开始了对“好媳妇”长达7年之久的持续关注、调研,更是以它为原型开始了大散文《熊冬眠树》的创作。此次,“好媳妇”惨遭杀害,胡冬林在伤心之余感到非常愤怒。

面对杀戮,胡冬林选择以个人的力量,为保护大自然做一点点事情。“对于破坏,我会去举报,我要保护森林,还要用作品去反映这个森林,呼吁大家一起来保护这座森林。”实际上搞环境保护的创作,经常遭遇攻击,攻击来自同一战壕的战友,也来自当地利用环境获利的群体。但是,遭遇威胁、攻击,哪怕是生命危险,如果能够引起重视,哪怕只有一点点,只要多一个人去关注环境、关注森林保护,胡冬林认为,这就是值得的。

6.jpg

 

 

愿子孙后代生活幸福而美好

 

长白山的珍贵所在,远不是我们旅游者眼中的天池的神秘面纱、瀑布的波澜壮阔、地下森林的枝繁叶茂等等那么简单。“如果问深入生活给我带来了什么,我觉得写作方式、写作方向、人生理念、人生价值等等都发生了改变。”胡冬林选择深入长白山,因为“长白山是整个东南亚的气候屏障,1996平方公里的原始森林,是全国唯一一处没有砍伐的寒温带的原始森林,在里面蕴藏大量的珍贵动植物……”胡冬林表示,作家是人类的工程师,生态写作研究的人类生存的基础,如果这个基础保护不好,人类生存都要出现危险。长白山是写作取之不尽的源泉,他有责任将原始森林的生灵介绍给读者。

平日里,胡冬林习惯穿“军绿”或“迷彩”,他说这是接近大自然的颜色,可以拉近和野生动物之间的距离。如今,胡冬林称自己是61岁的“病老头”,由于常年在长白山森林风餐露宿,这位多年来以“战士”一样的形象挺立的东北男人,早已病痛缠身,但在他的心中仍然有太多太多的愿望没有实现。在未来的日子里,胡冬林打算将他在长白山的见闻写成童话,将大自然的美好通过自己的笔来带给每一个孩子,让我们的子孙后代都能从骨骼、血液中彻底地爱上大自然。

胡冬林也想借此机会传达一个理念:每一种生命,即使是十分微小的,都有权利生存在这个生态系统中。如果人类不加以干预,在动植物之间,自会维持一个微观的自然平衡状态。正是这种数不清的微观世界,组成了极其和谐的自然生态系统。这个生态系统养育了世间万物,也养育了人类。要和平地进入自然界,进入的目的是研究和保护它。胡冬林表示,他还有个不变的立场:当人类利益和野生世界发生冲突的时候,他永远会站在野生世界一边。

7.png


8.png

胡冬林,1955年出生,满族。吉林省作家协会专业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自1995年起开始深入白山黑水采风,同时不断积累野生动植物及环保方面的阅读。散文《青羊消息》(《人民文学》2001年6期)获全国首届环境奖、首届吉林文学奖、第八届长白山奖。长篇散文《拍溅》《狐狸的微笑》分别获得第二届、第四届吉林文学奖,长篇儿童小说《巨虫公园》获第九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散文集《狐狸的微笑》获第六届冰心散文奖,长篇散文《蘑菇课》获第三届在场主义奖。迄今为止,凭借多部作品分别连获第八、九、十、十一届长白山文艺奖和第一、二、三、四届吉林文学奖。



【返回】

友情链接

 

网站首页|新闻|机构|公告|研讨|评奖|原创|期刊|文艺|访谈|讲座|作家在线|网络文学|农民作家|高校文社|民间社团|权益|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北方作家网 电话:0431-85683635 邮编:130021

地址:长春市人民大街6255号 技术支持:盘古网络[定制网站] ICP备案:备案中 

左漂浮
右漂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