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会员管理系统

访谈

当前位置:首页 >> 访谈

文学高峰之梦——省作家协会“北中国作家文学课”散记

发布日期:2017-08-18

李敬泽讲座照片修改后IMG_1525_副本.jpg

                                             

                                           文章来源:作家周刊网

  


    2015年724日,由省作家协会、省文学院主办的"北中国"作家文学课邀请著名评论家、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李敬泽来到长春举行文学讲座。省内作家及文学界百余人参加了此次讲座。

  李敬泽讲座的题目是《两个卡佛,两种道路》,李敬泽围绕美国优秀短篇小说家卡佛的人生和写作经历,谈论到作家对屈从现实与坚持内心倾向的自由这两种道路的选择和种种挣扎。李敬泽演讲完毕后,特邀嘉宾人民日报文艺部副主任李舫、吉林大学文学院教授王学谦与李敬泽进行了对话和讲评。

  "北中国"一语,出自抗战时期萧红短篇小说篇名,也是在抗日战争中一再被艾青所使用的意象。设坛北国长春,旨在为吉林文学注入思想活力,增进吉林文学与中国文学之间的互动交流,培植文脉,催生文学新力量,助力文学高原建设。该活动约请全国著名作家、评论家举办讲座,开讲之际,堪称"北中国"文坛佳期。

  开课之际,省作家协会主席张未民为"北中国作家文学课"作了《野草,文脉,与北中国的文学》开课致词,情真意切地说明和表达了开设"北中国作家文学课"的初衷和愿景。

  张未民表示,东北文学、吉林文学太需要与全国文学各层面的沟通对话,需要理解和学习。东北文学的本性从来不是封闭的文学,它有不安分的气质,有如胡风所说的野力、鲁迅所说的越轨的笔致、茅盾所说的凄婉的歌谣等等。我们需要中国文学大家来到东北文学的现场,传授高见,给我们以提高。一种在路上的文学品质也需要联系伸张起广阔的文脉,期待像鲁迅、胡风、茅盾等人那样给予宝贵的支持,以重续这伟大的文脉。为此,我们筹划搭建了"北中国作家文学课"这样一个学习交流平台,品牌化经营,以期加强吉林文学与全国的联系,培植文脉,嘉惠作家。

  "北中国作家文学课"第一讲:《两个卡佛,两条道路》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李敬泽以《两个卡佛,两条道路》为题,为"北中国作家文学课"开坛首讲。他开课即言:"我们苍莽的‘北中国’——长春,对我来说还是个陌生的地方,但这里的人并不陌生。"

  在李敬泽心中,美国作家卡佛是个值得一读的作家。他认为,在美国作家中,卡佛对中国作家产生的重要影响仅次于福克纳,对中国当代文学产生过深刻影响。卡佛按中国的说法基本上是一个农民工作家——美国农民工。他长期生活在社会底层,在困窘的生活中坚持写作,到1980年初才开始被美国文学界所关注,然后很快产生世界性的影响。这样一个在生活最艰难的地方挣扎出来的作者本身就有传奇性。卡佛所写的基本是美国生活在社会中下层、没有文化、也没有自我表达能力的普普通通的美国人。

  卡佛不仅在美国声名如日中天,在遥远的中国也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卡佛的短篇小说因为一个词而广为人知,也被这个词所深刻界定,叫极简主义。卡佛是一个极简主义作家——他的语言高度精炼、高度精悍,精炼精悍是为了高度的准确。卡佛是从来不会浪费一颗子弹的。极简主义就是必须一颗子弹击中一个目标——第一是要简、第二是要准。这里就包含着对语言和经验的根本态度,即对一个写作者来说,必须假定任何事物、任何事情都有一个最准确的语言(不可能有一大堆语言)去准确表达,任何一颗脑袋只能对应一颗子弹。

  李敬泽针对卡佛及其编辑利什由于各自站在写作与编辑的角度,所形成的完全不同意义上的作品做了解读,指出这里确实可能存在两条艺术道路。在此意义上,经过编辑和没有经过编辑的卡佛是两个卡佛,代表着两种不同的对人生对艺术的态度。这两种不同的道路、不同的看待人生的艺术取向在中国文学中有着深刻的影响。其实,在卡佛的心里、眼里,表达着需要公正地看待人生和世界。看到善,也看到恶;看到人的绝望,也看到人在绝望中的坚韧和人在绝望中夺得的那一点希望——希望能够在人生的看法上保持眼光的全面、眼光的宽阔。

  李敬泽说:"作为一个文学家如何看待生活、人和人性,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考验。在这个高速发展的时代,能够像那个未被删减的卡佛一样,对自身的生活、人生采取忠实和公正的态度,这是至关重要的。今天我就是从两个卡佛,所代表、所体现的对现实对生活对时代的两种认识模式出发来看我们的文学。"

  文学坚守:打造吉林文学升级版的加法与乘法

  听了"北中国作家文学课"后,我省作家、评论家、文学爱好者感触颇深。李敬泽的批评文字给吉林大学文学院教授王学谦的第一印象就是自由。王学谦说,李敬泽让他难以忘记的是关于莫言的评价,这是很难在当代批评中见到的文字或论断。那时莫言刚刚出版凶猛的《檀香刑》,李敬泽直接就说这是一部伟大的小说。他说:"《檀香刑》是一部伟大作品。我知道伟大这个词有多重,我从来不肯在活着的中国作家身上使用它。但是,让我们别管莫言的死活,让我服从我的感觉,伟大这个词不会把《檀香刑》压垮。"这并不是说李敬泽论断准确,而是呈现了文学中最珍贵的情绪,在批评的判断和分析中,说出实实在在的感觉和认识。王学谦认为,李敬泽写的自由、活泼的散文,也追慕着性灵的风范,李敬泽的文学情结也是构成他文学批评的重要一环。他有许多文字激烈地"为文学申辩"。在这里,能够清晰地感受到知识分子化乃至精英化的文学情怀,是那些追求更高精神生活品位人们的心灵诉求。

吉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张丛皞认为,李敬泽作为一位见证了新时期文学发展道路的资深文艺评论家,对当代文坛的影响举足轻重。吉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李振则以《阅读李敬泽》为题,阐述了对其的认知。他说,如果将文学的"内在性"与贴近一个作家的心合在一起,也许就会走向李敬泽的那句话:伟大的批评家身边应该站立起一批巨人,而不是尸横遍野。这句话足以让人们仔细考量批评活动本身。吉林大学文学院讲师李明晖说,第一次记住李敬泽的名字,是读其文章《中国精神的关键时刻》——这篇文章的体裁介乎小说与杂感之间,写的是孔子厄于陈蔡时与弟子们的交流,展现着作者以滑稽笔写心中语的风格。他的批评文章是清醒、温和的,却并无"独醒"的委屈感,也无"今天天气哈哈哈"的应付感,只是一脉书生意兴的流动或者澎湃。

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中国的抗战文学,正是在东北作家群的作家们手中真正地发韧。习近平总书记在吉林视察时,提出要在新的起点上开启新一轮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振兴,要做好加减乘除大文章。值此之际,致力于文学高地建设,办好大型文学生活讲堂"北中国作家文学课",恰是省作家协会打造吉林文学升级版的文学加法与乘法的好举措。

 

 


【返回】

友情链接

 

网站首页|新闻|机构|公告|研讨|评奖|原创|期刊|文艺|访谈|讲座|作家在线|网络文学|农民作家|高校文社|民间社团|权益|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北方作家网 电话:0431-85683635 邮编:130021

地址:长春市人民大街6255号 技术支持:盘古网络[定制网站] ICP备案:备案中 

左漂浮
右漂浮